艺术家的思绪

为什么 teamLab 要不断追求“没有边界的世界”

从teamLab创始人猪子寿之和评论家宇野常宽的对谈里,读解teamLab星球。

从收录了teamLab创始人猪子寿之和评论家宇野常宽之间长达4年的对谈的书籍“推进人类前行 teamLab与无边界的世界”里,转载了针对teamLab星球的谈论部分。


猪子寿之,宇野常宽“推进人类前行 teamLab与无边界的世界” 2019年 PLANETS/第二次惑星开发委员会,2019,p.230-241 (CHAPTER 14 推进人类前行)

想要推动人类前行

 2018年开业的“teamLab planets”,试图通过全身心投入到“身体沉浸式”巨大作品空间,从而模糊身体和作品的边界,改变人们对于自己和世界之间的边界的认知。赤脚和他人一起全身心的沉浸到超巨大的作品空间。在大都市生活,人们往往会产生自己是可以独立存在的错觉。甚至认为自己和世界之间是有边界的。其实,这个边界并不存在,我们自身是世界的一部分,而世界也是我们的一部分。(猪子寿之)

“拥有自我意识的变化空间,扩张的立体存在” (Photographer: Jun Imajo)

玩心和体感式沉浸所带来的 “teamLab特性”

宇野 “星球”太棒了!就我个人来说,相比台场的“teamLab 无界”(以下简称“无界),我可能更喜欢”星球“。

猪子 啊!?

宇野 当然这两个场馆的规模不一样,目的也不同。“无界”是teamLab近年来室内艺术作品的集大成,“星球”是两年前“DMM.Planets Art by teamLab”(以下简称“DMM.星球”)的升级版,比“无界”要小一些。“无界”的话,花半天时间也无法全部看完,可能要去2到3次才行,“星球”只要2到3小时就能全部看完。但是,“星球”比较有玩心哦。一般来说肯定是主推“无界”的,但我认为“星球”的实验性也很难割舍。

猪子 “星球”为了让大家重新思考世界和自己的关系,尽力把每个作品做到极致,让大家可以忘我的沉浸于其中。

宇野 还真是这样。从上一次说到的“‘作品与作品’ ‘人与人’ ‘人与作品’ 这三种边界的搅乱”的观点来说,“星球”特化了“人与作品”这一点是非常有趣的。
从我的角度来说,并没有想和空间里的其他人亲密无间。而作为评论家,即使作品自身做不到互相衔接,我也可以把作品与作品串联起来思考。但是,我自己做不到的是,把自己和世界,在这里也就是说把观赏者和作品之间的边界消除,从而沉浸到作品中去。 

雄踞丰洲的 “teamLab星球” 。
“柔软的黑洞” ©teamLab
“斜坡上的光之瀑布” ©teamLab

猪子 原来如此,有意思。

宇野 “星球”让我感觉到,每一个作品可能并不知道最终结果会怎样,但尽可能的做到极致把球投得更远。所以对于我来说,“星球”更刺激。
比如说,“无界”的入口处有提示信息,告诉大家这里面就是teamLab创造的“没有边界的世界”。“星球”可没有那么“礼貌”,一下子就让观赏者进入水里的(“斜坡上的光之瀑布”),踩在软绵绵的垫子上弹跳的(“柔软的黑洞”)等,当然有一些是2016年“DMM.星球”展示作品的升级版,但“接下来完全是另一个世界哦” “可以放下警惕心啰” 这些都没有提示而是直接让大家体验。这种方式我觉得更像teamLab。 

2人在“无穷无尽的水晶宇宙”空间里讨论。虽然深夜拍摄已经使他们略显疲惫,但还是有说不完的话题。(Photographer: Jun Imajo)
“无穷无尽的水晶宇宙” ©teamLab

猪子 说到入口处的那个信息,哎...... 可能“无界”这个概念太过前卫,当时相关单位内部预览时,被投诉了太多次。都说 “为什么没有地图?”。所以加了提示信息,一开始就告诉大家这里的作品概念是和以前完全不同的。不然估计要一直被投诉了。

宇野 原来没有地图本身就是主题这一点没有得到理解啊。在里面肯定会迷路,不知道在哪里会有什么东西,当然也无法马上找到特定的作品欣赏。这是“无界”非常好的地方,“星球”则是没有任何提示,不仅在视觉,而且还在触觉上作为切入点,让我感动。 所以我觉得还是没有任何说明直接放进水里反而更好啊。作为艺术作品来说,这才是更正确的。虽然“星球”在触觉上作倾诉的作品已经很多,但我觉得利用视觉听觉之外的比如触觉嗅觉这种人类的感官来提升沉浸感这一点上,还有很多潜力可以挖掘。
 另外,我认为“星球”里的“无穷无尽的水晶宇宙”(以下简称“水晶宇宙”),是到目前为止此系列作品中无可争议的完成度最高的。 

猪子 那是当然(笑)。

“无穷无尽的水晶宇宙”
“无穷无尽的水晶宇宙”

宇野 作者本人可能觉得“那是当然”顺理成章的事,但从看过很多版本“水晶宇宙”的我的角度来说,还是觉得跳跃很大。 以前就一直在说,“水晶宇宙”的关键在于空间的大小。如果人们的想象力更强势,感觉到“前面有墙壁”的话,作品就无法达到让人们产生被空间吞噬的错觉的目的。所以为了提升作品的沉浸感,要在无法让人们正确掌握空间这一点上下功夫。我认为要达成这个目的,“水晶宇宙”是需要一定空间规模的。这个作品就好比说是用规模来保证质量,而这次空间的面积和贴满镜子的天花板的高度,决定了作品的完成度。我觉得猪子先生一直想表现的沉浸感,在这个规模的空间里才得到了真正的体现。

“拥有自我意识的变化空间,扩张的立体存在” ©teamLab
“拥有自我意识的变化空间,扩张的立体存在” ©teamLab

用色彩的入侵和密度的控制来 创造沉浸感

宇野 “拥有自我意识的变化空间,扩张的立体存在” 这个作品非常棒。刚开始,觉得这是一个会和观赏者互动,并改变空间全体的色彩和音效的彩色球体作品。后来才意外发现其实有很多实验性的东西包含在其中,感到非常刺激。
特别是在色彩变化的这一瞬间,眼前的视界被原色覆盖,空间整体都变成了平面这种感觉非常棒。

猪子 厉害吧!那个色彩其实并不是随机的,是把更容易感觉空间立体感的色彩,以及把空间平面化的色彩事先制作好,而每一个色彩转变下一个色彩的概率也事先做了限定。所以造成了空间会一下子被平面化的现象。

宇野 再进一步说,一个瞬间看上去非常平面的东西,通过色彩的转变,又一次变回了立体的感觉是非常有趣的。
就像落合阳一先生说的,用眼睛看远处的东西时,物体是二次元的,也就是说看起来是平面的。所以才会有“风景”这个词存在。一般人们对远处的东西感觉不到立体,但是那个现象在身边出现后,反而达到了提示我们所有东西都有纵深感的效果。突然返回到平面的时候,还是感觉到非常有沉浸感。虽然感觉还未完成,仍然有很大提升的空间,但我觉得已经是一个非常好的创意了。

“拥有自我意识的变化空间,扩张的立体存在” ©teamLab
“拥有自我意识的变化空间,扩张的立体存在” ©teamLab
一边听猪子的说明,一边推动球体,变换色彩玩耍

猪子 长期以来我对于平面、空间和立体,以及沉浸方式一直很感兴趣。这个现象就像是色彩的入侵。当一个色彩变化到另一个色彩时,大脑对空间的认知变成了平面。然而接下来的一个瞬间,又会重新认知到空间的立体感。
宇野 远处的东西在视觉上是平面的,近处的东西看上去是立体的,这一人类对于视觉信息的处理功能,在这里被抹杀一次。但我觉得此举非常有效的提升了空间的沉浸感。没想到通过控制色彩的变化会产生这样的变化。
另外,球体在某些地方会向上聚集,而某些地方则向下聚集,这个创意也非常有趣。

猪子 那是通过控制空气的密度,调整气压来让球体忽上忽下。

宇野 密度在我们对于世界的认知这个点上是有决定性的影响的,但很少有人意识到它的存在,通过控制它来制作艺术作品更是没有想到过。

猪子 “密度在我们对于世界的认知这个点上是有决定性的影响的” 是什么意思?

宇野 比如说人类是用什么来区别沙漠和森林?我觉得其实是密度。城市和村庄也是通过密度来区分的。也就是说把非常高密度的植物生长区域定义为森林,人类和人工产物高密度存在的地方定义为城市。人类是通过单位空间的密度高低来区别世界的。
但人们并没有这个意识,也没有想到密度是可以被操控的。一开始看这个作品,并没有觉得色彩和密度,对于沉浸感有多大的影响,但现在明白影响其实是非常大的。密度这个因素仔细想一下的话还是很好理解的,但色彩这个因素起到的作用,不体验一下作品的话是想象不出的。因为这是起源于人类眼睛的结构,以及大脑对于视觉信息处理上的问题。

在本书籍的摄影过程中,确认照片的同时,被蓝色渲染的2人。(Photographer: Jun Imajo)
走进“锦鲤与人共舞所描绘之水面图”的猪子。

“躺着”的重要性

宇野 最后一个作品“漂浮于落花世界”,虽然说只是体现了世界观,但有这种作品存在让我很放心。先前用身体感觉到的东西,在这里被直接用视觉表现了出来。就像我喜欢“Black Waves”这个作品一样,有这个作品在最后让很多东西可以自圆其说,非常好。看上去简单,其实各个方面都考虑得很周到。比如刚站起来的时候会发现,竟然不能笔直行走。

猪子 (笑)。

宇野 “躺着”看似单纯,其实非常重要。前倾姿势和后仰姿势是非常有名的话题,比如说在使用电脑时会保持前倾姿势,而看电视则会后仰,两者的能动性不同。近代的艺术,基本都是让观赏者保持站立姿态,集中意识,张大眼睛欣赏的。这同时也意味着需要大脑高度工作。所以,懒洋洋躺着的时候应该会放松一部分的神经。聚焦在这一点上的艺术作品,其实应该更多一点才对。看似非常单纯的“躺着”,我觉得其实决定性的扩张了艺术可达到的范围。
和猪子先生一起去场馆那天,不是有好多恋人游客嘛。恋人们非常放松地躺着,在那里创造了非常甜蜜的两人世界,我想这是因为“星球”才能形成的景观,我当时就觉得像那样非常轻松地欣赏艺术也很不错哦。

猪子 说起来“无界”里“被追逐的八咫鸟,追逐同时亦被追逐的八咫,超越的空间 - 浮游的网巢”(以下简称“八咫鸟”),也是让大家躺着看的哦。

宇野 但是“星球”感觉这个倾向更强烈一些哦。“无界”会让人有一种“看很了不起的东西”的想法。

猪子 是的。“八咫鸟”这个作品是要先走过像吊桥一样的东西,冒完险之后才能躺下。

宇野 那个第一次都会害怕啊。

猪子 会的(笑)。说:不会掉下去吧。其实就是一种冒险哎。

宇野 “无界”对于积极的人群来说,是完成度非常高的作品。但我认为teamLab的魅力在于,已经开拓了并没有意识“现在就去看艺术作品”;没有心理准备的人群也能够充分得到乐趣的领域。
和传统的站立式集中精神地欣赏作品不同,推崇懒洋洋的躺着享受的方式上。

猪子 哈哈哈。有意思。

宇野 说句难听的,其实对于写评论这一点来说,“无界”是占据压倒性优势的。想传达的信息非常清晰,主题崭新也容易理解。但是说到具有实验性质,并且只有teamLab才能做到的,我认为应该是“星球”。说实话,希望大家也去看一下御船山(“神明居住的森林”艺术展),没有机会去御船山的话,就把“星球”和“无界”一起看一下。
这三件作品在同一时期推出,但内容都不一样,真是非常了不起。猪子先生,真的是一个贪欲的男子啊。

“漂浮于落花世界” ©teamLab
Jinrui Wo Mae Ni Susumetai
Inoko Toshiyuki, Uno Tsunehiro
2019.11.21
3080日元(含税)